糖尿病控制相關醫病共享決策介紹

醫病共享決策是什麼?治療糖尿病不是醫師說用什麼就是什麼了嗎?需要和誰討論,共享什麼決策呢?
醫病共享決策(Shared Decision Making, SDM)•最早是1982年美國以病人為中心照護的共同福祉計畫上,為促進醫病相互尊重與溝通而提出。

在1997年由Charles提出操作型定義:至少要有醫師和病人雙方共同參與、醫師提出各種不同處置之實證資料、病人則提出個人的喜好與價值觀、彼此交換資訊討論,共同達成最佳可行之治療選項。

閱讀全文〈糖尿病控制相關醫病共享決策介紹〉

以為瘦就是健康,其實這樣作才更健康

很多人以為瘦就是健康,其實不然,有人雖然外型看起來很瘦,可是體內的新陳代謝狀態卻不那麼健康,所以有個新名詞叫做TOFI,英文全名是“thin-outside-fat-inside”,有點像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我們來看看維基百科的說明吧,定義是受試者的身體質量指數 (BMI)<25公斤/米2,但卻有增加許多與代謝症候群相關的風險因素的水平,維基百科舉這個例子,看到如下圖,兩個人的BMI雖然相似,但是體內的體脂肪組成卻不同,其中一位有5.86公升的體脂肪,另外一位有1.65公升的體脂肪,大家想要猜猜哪一位的代謝比較有問題嗎?答案就是 閱讀全文〈以為瘦就是健康,其實這樣作才更健康〉

肥胖、糖尿病與癌症的關係

Nature Reviews Cancer

什麼!肥胖為什麼跟糖尿病有關係外,還跟癌症扯上關係?其實在Nature Reviews Cancer已經有提出一個很合理的假說,首先多餘的體重/脂肪會造成體內許多游離脂肪酸(free fatty acids, FFA)、發炎因子如tumour-necrosis factor-α(TNFα)、Resistin等上升,而Adiponectin則下降,然後最為大眾廣知的胰島素阻抗(Insulin resistance)產生,人體為了要克服胰島素阻抗,使得胰島素(Insulin)分泌的更多,而慢性的高胰島素血症,使得肝臟產生與血中的insulin-like growth factor binding protein 1 (IGFBP1)數量減少,導致insulin-like growth factor1(IGF1)的生物可用性增加,而IGF1接到IGF1的接受器IGF1R,類似Insulin接到Insulin的接受器Insulin receptor(IR),之後就是最重要的問題所在了,Insulin與IGF1是合成性的荷爾蒙,會使得細胞凋亡Apotosis減少,使細胞增殖,但是持續合成過多、新陳代謝失去平衡,過度增殖的細胞,使得腫瘤形成!

簡單來說,肥胖造成了發炎,發炎造成胰島素阻抗,胰島素阻抗使得胰島素與胰島素類似生長因子分泌過多,接下來細胞過度生長,使得腫瘤形成!所以肥胖在此扮演著萬惡之首,引導著這整個進程的產生,不可不慎!

引用Overweight, obesity and cancer: epidemiological evidence and proposed mechanisms. Nature Reviews Cancer 4, 579-591 (August 2004) | doi:10.1038/nrc1408

利拉魯肽(liraglutide)在第2型糖尿病患者中的減重效果

JAMA_logos_13v2

消息來源: JAMA. 2015;314(7):687-699. doi:10.1001/jama.2015.9676.

重要性  5%至10%的體重減輕可以改善2型糖尿病及相關併發症。幾個安全,有效的體重管理的藥物目前已經上市。

孫銘聰醫師:Saxenda(liraglutide 3.0mg)已於日前2014年12月23日於美國FDA通過可以治療肥胖症,而此藥的1.8mg則本來就是在治療第2型糖尿病病患上,此研究確定Saxenda(liraglutide 3.0mg)在治療超重和肥胖的第2型糖尿病患者可以有效減輕體重。Saxenda

目的  探討成人超重或肥胖和2型糖尿病的療效和利拉魯肽與安慰劑的安全性體重管理。

設計,設置,和參與者  五十六週的隨機(2:1:1),雙盲,安慰劑對照,平行組試驗的12週觀察休藥隨訪。這項研究是在126位點在9個國家2011年6月和2013年1月之間的1361參加評估資格,846隨機進行。納入標準身體質量指數BMI為27.0或更大,年齡18歲或以上,糖化血紅蛋白水平7.0%至10.0%的,服用0-3種口服降糖藥(二甲雙胍,噻唑烷二酮,磺酰脲)穩定體重,和。

干預 每日一次,皮下利拉魯肽(3.0毫克)(N = 423),利拉魯肽(1.8毫克)(N = 211)或安慰劑(n = 212)中,所有組別的輔助以飲食減少500千卡/天熱量和增加身體活動(≥150分/週)。

主要成果和措施  三個共同主要終點:在體重相對變化,參與者在56週失去基礎體重的5%以上,或10%以上,比重。

閱讀全文〈利拉魯肽(liraglutide)在第2型糖尿病患者中的減重效果〉

美國糖尿病協會(ADA)2015年照護標準,下調亞洲人篩選糖尿病的體重標準

篩選亞洲人的糖尿病,現在體重指數BMI以23代替25,這是因為亞洲人出現糖尿病在較低的體重指數,相較於非亞洲人的風險。重要的是要知道,並在較低的BMI即去篩選(糖尿病)。

其次,他們建議更多的體育活動,特別是在一個每天坐90分鐘或更長時間的人。他們建議人們站起來走動走動,我個人認為這是一個非常好的主意,因為大家都坐在太多工作,因此沒有得到足夠日常活動。

另外提高了舒張壓目標從80到90,血糖餐前目標從70至130,改為80到130mg/dL,這樣避免低於70時發生低血糖。

消息來源:ADA 2015 guideline, Medscape

ADA 2015 guide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