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門螺旋桿菌的減少與肥胖率增加有關

olbannerleft

背景

有越來越多的研究,辯論幽門螺旋桿菌感染對身體質量指數(BMI)的影響。最近的一項研究表明,接受幽門螺旋桿菌根除者體重顯著增加,相較於尚未接受治療的幽門螺旋桿菌根除治療者

目的

為了闡明幽門螺旋桿菌與超重和肥胖盛行率之間的關聯,和在發達國家的患病率。

方法

文獻中搜索出版物報告數據對幽門螺旋桿菌檢出率和肥胖患病率。選定的研究報導幽門螺旋桿菌感染率隨機人群樣本超過100個人在發達國家(國內生產總值> 25 000美元/人/年)樣本大小的。相應的BMI分佈對相應的國家和地區進行了鑑定。非參數檢驗被用來比較幽門螺旋桿菌與超重和肥胖率的關聯。

結果

四十九個研究,從10個歐洲國家,日本,美國和澳大利亞的數據進行鑑定。平均幽門螺旋桿菌率為44.1%(範圍17-75%),平均肥胖和超重的比率分別為46.6(±16)%和14.2(±8.9)%。肥胖率和超重率與幽門螺旋桿菌感染是逆顯著相關([R  = 0.29,P  <0.001)。

結論

在發達世界的國家,幽門螺旋桿菌的患病率和超重/肥胖率之間存在負相關。因此,逐漸減少幽門螺旋桿菌定殖,已在最近幾十年裡(或具有減少的相關係數)被觀察到,可以在西方世界觀察因果相關的肥胖流行率(增加)。

消息來源 Review article: associations between Helicobacter pylori and obesity – an ecological study. Aliment Pharmacol Ther. 2014;40(1):24-31.
Medscape

733736_0

孫銘聰醫師comment:近年來對於幽門螺旋桿菌在胃裡面定植,與消化性潰瘍的關係已經廣為人知,針對幽門螺旋桿菌的根除療法與消化性潰瘍的改善,也已經成為定律,可是相應而來的效應也逐漸增加,之前就有研究發現幽門螺旋桿菌與肥胖的關聯性,日本更有研究發現根除幽門螺旋桿菌後使得體重顯著增加,血脂也隨之增加,英國也有研究指出根除幽門螺旋桿菌使得體重增加3公斤。在動物實驗中,若定植入幽門螺旋桿菌可使空腹血糖下降,瘦素濃度上升,葡萄糖耐受度改善,並且抑制體重增加。

回到此研究,此研究選擇了發達國家做的研究,樣本數超過100人者,並且將國內生產總值做校正,來分析幽門螺旋桿菌檢出率和肥胖患病率,發現了有顯著負相關,也就是幽門螺旋桿菌的減少與肥胖率增加有關。

827210-fig1

研究推測,減少幽門螺旋桿菌,會改善腸胃道的症狀,例如吃完食物後容易飽、撐著的不適感,胃食道逆流等,而使得體重增加,所以過重、肥胖率也增加,話說回來,那麼感染了幽門螺旋桿菌對我們的身體究竟是好是壞呢? 有待進一步的研究

FDA諮詢委員會建議SGLT2抑製劑dapagliflozin以治療第2型糖尿病的成人

週四,2013年12月12日 – 阿斯利康和百時美施貴寶公司今天宣布,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的內分泌和代謝藥物顧問委員會(EMDAC)投票13-1對於dapagliflozin的使用的好處大於風險,並支持dapagliflozin上市,以作為輔助飲食和運動上,來改善在第2型糖尿病的成人血糖控制。諮詢委員會還投票10-4提供了充分的證據表明,dapagliflozin的,與其他競爭者相比較,有一個可以接受的心血管風險狀況的數據。dapagliflozin的商品名為FORXIGA™,用於治療成人第2型糖尿病,與飲食和運動同時,在38個國家,包括歐盟和澳大利亞目前已獲得批准。

關於SGLT2抑制

腎臟通過過濾部分的重要作用,是將再吸收葡萄糖放回循環,以維持正常葡萄糖平衡。SGLT2,鈉 – 葡萄糖共轉運體(sodium-glucose cotransporter),在腎中發現主要是負責大部分的葡萄糖重吸收。第2型糖尿病患者,腎臟的重吸收葡萄糖的能力會增加約20%-30%,進一步加劇了與疾病有關的高血糖。SGLT2的選擇性抑制可減少過量的葡萄糖的再吸收,並通過尿使得其去除。

孫銘聰醫師comment:大家會不會想說,這裡怎麼介紹起糖尿病的用藥了呢? 其實第2型糖尿病是代謝性疾病的其中一個,與肥胖環環相扣,有許多的糖尿病用藥,在改善血糖控制的同時,也可以改善體重,這個新藥就是最新機轉,在歐洲與澳洲第一個通過的新藥,但是因為美國FDA對於所有藥物的心血管問題可謂非常小心,所以要求許多研究佐證,也因此直到現在才在美國FDA通過,如果說第一個在美國通過的這類藥,應該是Canagliflozin,不過也都在今年(2013年)通過的。先來講這個SGLT2吧,有2就有1,Sodium-dependent glucose cotransporters (或叫做sodium-glucose linked transporter, SGLT)是glucose transporter的家族成員,通常在腸道細胞內。在小腸內主要是SGLT1,而腎臟裡面也有SGLT,主要在腎元(nephron)的近端小管(proximal tubule)中,其中Proximal convoluted tubule有SGLT2,而Proximal straight tubule有SGLT1。從glomerulus(腎小球)滲出的糖分,通常會100%由腎元(nephron)在吸收回來,其中有90%左右,是靠SGLT2重吸收回來,以下是列表:[維基百科]

Gene Protein Acronym Tissue distribution
in proximal tubule[1]
Na+:Glucose
Co-transport ratio
Contribution to glucose
reabsorption (%)[2]
SLC5A1 Sodium/GLucose
coTransporter 1
SGLT1 S3 segment 2:1 10
SLC5A2 Sodium/GLucose
coTransporter 2
SGLT2 predominately in the
S1 and S2 segments
1:1 90

而-gliflozin類的藥物就是靠選擇性抑制SGLT2來達到讓尿糖不要重吸收回來,也因為如此,攝取過多的熱量(主要是糖分),也可以因此排掉,這樣的機轉,就可以同時控制好血糖、而且因為不是透過刺激胰島素分泌,也不太會有低血糖的現象,當然也會讓體重可以下降。大家看到重點了嗎? 對! 就是可以在控制糖尿病的同時,也可減輕體重。當然藥物也有副作用,比較常見的就是泌尿道感染,這也是合情合理,因為尿裡面的養分太豐富啦~讓細菌可以滋長,所以也是要小心局部衛生,避免泌尿道感染。以下是機轉圖示:

其他同類藥物狀況如下:[維基百科]

  • Dapagliflozin, approval rejected in 2012 by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due to safety concerns however after resubmitting additional clinical data is under review with Dec 12, 2013 as PDUFA Date,[5] but marketed in Europe and Australia. Dapagliflozin was the first SGLT2 approved anywhere in the world in 2011 by the EU.
  • Canagliflozin, approved in the United States[6]
  • Ipragliflozin (ASP-1941), in Phase III clinical trials[7]
  • Tofogliflozin, in Phase III clinical trials[7]
  • Empagliflozin (BI-10773), in Phase III clinical trials[7]
  • Sergliflozin etabonate, discontinued after Phase II trials
  • Remogliflozin etabonate, in phase IIb trials

肥胖與流感

最近H7N9禽流感議題不斷發燒,可能沒多久就會擴散,但是自己到底會不會得到感染,跟肥胖有沒有關係呢?最新的H7N9目前自然沒有資料,但是之前的不同病毒株可是有研究結果,讓我們一一看來:

2009年的H1N1研究算多的,Clin Infect Dis 2011 Sep;53(5):422-4 [Full text]指出,將肥胖程度以身體質量指數(BMI)計算,分類包括第1類(BMI 30.0〜34.9),第2類(35.0至39.9),第3類(40個或更多),發現肥胖有呼吸道疾病住院的危險性增加,而且在嚴重肥胖者,可以是完全沒有任何病史的情況下得到感染,相對危險比odds ratio為1級組的比值比為1.45 [95%可信區間(CI)1.03-2.05],2級和3組2.12 [95%CI,1.45-3.10]。

另外Clin Infect Dis 2011;52:301-12.Abstract/FREE Full Text也指出得到H1N1的加拿大人有一半是肥胖者,而且這些肥胖者的嚴重程度也高,嚴重肥胖者死亡率增加。

也因此在衛生署公費克流感的使用條件就有『過度肥胖之類流感患者』這個項目,而這裡定義是BMI>=35,另外肥胖相關的問題像是心肺血管疾病、肝、腎及糖尿病等也列入其中。 閱讀全文〈肥胖與流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