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行為技術—分心任務,可減少對食物的渴望

波士頓-新行為技術,在最近提出了兩個小的,獨立的研究,包括使用雜念,以避免食物的渴望和認知訓練,以解決食用特別誘人的食物所造成的後果,都表現出某種程度的成功, 肥胖週2014年閱讀全文〈新行為技術—分心任務,可減少對食物的渴望〉

懶人救星! 多睡兩小時,可減少62%想吃垃圾食物的慾望

孫銘聰醫師comment:想減肥又懶得動嗎? 其實可以參考此篇文章,良好充足的睡眠就可以讓吃垃圾食物的慾望減少,可達62%,還可以讓平常瞌睡少、活力多,一舉兩得,至於要怎麼做才能睡得好呢?其實方法很多,可參考減肥門診衛教10 超懶人減肥法

閱讀全文〈懶人救星! 多睡兩小時,可減少62%想吃垃圾食物的慾望〉

以減肥手術治療第2型糖尿病的肥胖患者,相較於強化的生活方式改變,有較佳的成果

JAMA Surgery

Surgical vs Medical Treatments for Type 2 Diabetes Mellitus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JAMA Surg. Published online June 04, 2014. doi:10.1001/jamasurg.2014.467

重點 許多問題仍然沒有答案關於減肥手術的人與第2型糖尿病(T2DM)的作用。

閱讀全文〈以減肥手術治療第2型糖尿病的肥胖患者,相較於強化的生活方式改變,有較佳的成果〉

《短時間食慾改變》心理有問題 食量會增減

台灣新生報作者: 【記者萬博超/台北報導】 | 台灣新生報 – 2014年3月31日 上午12:00

食慾大幅增加或降低,有時可能是精神疾病或器官實質的疾病。美國心理治療師莎麗力克林指出,有些人出現心理問題後,可能大吃特吃或突然降低食慾。一旦演變成飲食障礙或暴食症,容易造成食慾大幅改變;但要斷定是精神問題前,須排除器質性疾病。

暴食症主要症狀是在短時間內反覆無法自控的大量進食,以及禁食、催吐或濫用瀉劑等所謂的代償行為,以避免體重的上升。患者可以在兩小時或更短的時間內,快速的吃下平常人可能要分好幾餐才能吃完的食物。

孫銘聰醫師comment: 以下摘錄一些資料,給大家參考,資料來源

有些人可能會傾向於神經性暴食症和神經性厭食症之間交替。暴食通常也伴隨著一段較長的時間的空腹,它可以導致鉀的流失和健康狀況惡化,與抑鬱症狀,往往是嚴重的,並導致自殺的高風險。暴食症被認為是較少危及生命比厭食,然而,神經性貪食症的發生率就會較高。暴食症是九倍可能發生在女性多於男性。女性高達1%有神經性暴食症。

神經性暴食症的發作往往 閱讀全文〈《短時間食慾改變》心理有問題 食量會增減〉

肥胖可能是一個類似性病的傳播疾病:社會規範影響食物選擇

Sexually Transmitted Disease/
Socially Transmitted Disease

肥胖可能是一個社會傳播疾病?在某些情況下,它可能是。科學家們發現,社會規範影響食物選擇。這反過來,可以影響一個人是否趨於肥胖與否。(圖片來源:Flickr /塔瑪拉·休斯)

肥胖可能是一個社會傳播疾病(Socially Transmitted Disease)?在某些情況下,它可能是。科學家們發現,社會規範影響食物選擇。這反過來,可以影響一個人是否趨於肥胖與否。消息來源12

What Everyone Else Is Eating: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the Effect of Informational Eating Norms on Eating Behavior. Journal of the Academy of Nutrition and Dietetics. Accepted 28 October 2013. published online 02 January 2014.

孫銘聰醫師comment:講到STD,大家可能會想到sexually Transmitted Disease(性傳播疾病,簡稱性病),不過這篇研究發現,其實肥胖可能也是個STD,不過是Socially Transmitted Disease(社會傳播疾病),研究者做了高達15篇文章的系統性回顧,發現社會的規範,如何影響食物攝取量與食物的種類,也就是說大家會順應一種社會的潮流去選擇食物的攝取量與種類,如果一個社會裡面大家都習慣選擇吃的很多,或者習慣選擇吃高熱量的食物,那這樣的社會,就會傳播這樣的習慣,久而久之大家也都習慣這樣吃,那肥胖自然就變成一種Socially Transmitted Disease(社會傳播疾病)了! 不過也有方式可以改變這樣的傳播,就是改變人們接收到的資訊,告訴人們大家都怎麼樣健康的吃,形成一種熱潮,也可以反向的改變這樣的傳播模式,感覺就好像得到性病後,再打抗生素治療的感覺,不過事情有那麼簡單就好了,大份量、高熱量食物也好像性一樣,有著致命的吸引力,所以與肥胖的大戰,就好像與性病的大戰一樣,難分難解:

STD大戰

到底是左邊的大份量、高熱量食物與性會勝利,還是右邊的反向傳播與抗生素會勝利呢? 閱讀全文〈肥胖可能是一個類似性病的傳播疾病:社會規範影響食物選擇〉

夜班工作會打亂食慾調節激素的控制

客觀:輪班工作是與晝夜節律紊亂,睡眠障礙和行為改變,包括飲食習慣,誘發肥胖和代謝功能障礙有關。它涉及的食慾神經荷爾蒙失調朝著正的能量平衡(此指能量囤積在身體,體重因而增加),包括增加飢餓素和瘦素減少,但鮮為人知的是,其他激素,如xenin,從上腸道衍生的(如生長素ghrelin),和下胃腸道激素。我們的目標是比較夜班工作者與白班工作者,食慾調節激素等代謝參數。

設計:橫斷面,觀察性研究。

參加者:二十四位超重的婦女,分為夜班工作者(N = 12)和白班工作者(N = 12)。

測量:體重指數,腰圍,體脂百分比,飲食成分,匹茲堡睡眠質量指數,血脂,脂肪因子,胰島素敏感性(Stumvoll指數); 餐糖耐量試驗血糖的曲線包含:胰島素,生長素(ghrelin),PYY 3-36,泌酸調節素(oxyntomodulin),xenin,GLP-1。

結果:夜班工作者,與白班工作者相比,有了較高的體脂含量百分比和趨勢,更大的腰圍,儘管兩組BMI類似;且夜班工作者有更多的熱量攝入,睡眠障礙,降低胰島素的敏感性,增加三酸甘油酯,和增加了C-反應蛋白的傾向; (兩組有)相似的瘦素等脂肪因子水平。夜班工作者有ghrelin遲鈍的生長素餐後抑制(AUCI 0-60分鐘 19.4±139.9 -141·9±9.0納克/毫升·60分鐘,P <0.01);遲鈍的xenin增加(AUC 0-180分鐘 8690.9±2988.2 28 504.4±20 308.3皮克/毫升·180分鐘,P <0.01),其他PYY 3-36,泌酸調節素和GPL-1則有相似的曲線。

結論:具有相同的BMI範圍內,與白班工作者相比,夜班工作者表現出生長素和xenin的中斷控制,與飲食和睡眠相關的行為改變,增加肥胖及相關代謝的改變。

Appetite-regulating hormones from the upper gut: disrupted control of xenin and ghrelin in night workers. Clin Endocrinol. 2013;79(6):807-811.

孫銘聰醫師comment:輪班工作已經是現代社會中,常見的工作型態之一,常常有減重的朋友也是這樣的工作型態,這樣的工作型態常常也在輪到夜班的時候,讓減重的狀況變差,是不是中間有甚麼問題呢? 這篇研究告訴我們一些端倪,在夜班工作者,即使BMI與白班工作者相似,卻有較高的體脂含量百分比與更大的腰圍,在內分泌狀態上也有變化,基本上就是會讓人食慾大增的ghrelin,在進食後無法有效抑制下來,呈現較高狀態,而xenin則相反,進食後增加幅度不夠,所以就容易變胖了。

另外Shift Work Disorder(SWD)輪班工作障礙,也是一個問題,要知道人體有一個睡眠 – 覺醒時鐘,醫學名詞叫circadian rhythm,這個中樞位在『上視叉核』(supra-chiasmic nucleus),進而控制在不同的時段會分泌不同的賀爾蒙,正常狀況應該在該睡覺時去睡覺,該工作時則在醒著的狀態,可是輪班工作障礙則會讓人的工作時段與人體的睡眠 – 覺醒時鐘失去同步,該睡覺時要工作,該醒著時卻是下班時段~結果常常變成Excessive Sleepiness (ES)過度嗜睡[消息來源],也影響了人的許多疾病,像是:心臟及血管疾病、生殖功能,大部分的研究顯示,輪班工作或是長時期夜間工作均會降低婦女受孕的機會,以及糖尿病等[消息來源],當然還有這篇研究顯示的肥胖問題。

下圖是輪班工作障礙的模型: 閱讀全文〈夜班工作會打亂食慾調節激素的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