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褐色脂肪組織和寒冷來對抗肥胖

brown adipose tissue (BAT)

最近,一個新的減肥戰略已經提出,運用棕色脂肪組織(BAT)的消能特性。BAT用作小型哺乳動物和冬眠物種的產熱組織,並允許人類新生兒應付遞送的熱衝擊。[6]產熱是通過大量表達解偶聯蛋白1(UCP1)線粒體的活性實現的。此脫開襯底氧化從ATP產生,以便產生熱量。BAT密集支配由交感神經系統,BAT產熱的主要誘導物,並且它是高度血管化。[6]儘管BAT沉積早已假定出生後不久倒退,最近的成像研究已經表明,人類成年人具有的BAT中宮頸-鎖骨上(最常見的位置),腎週/腎上腺,和椎旁區域,以及圍繞主要動脈。[7]的BAT活性似乎與擱在健康成年男性的能量消耗(REE)的正的關係,雖然只有在低溫下。已被證明是BAT量的降低,與增加體重指數,身體脂肪百分比,年齡和血漿葡萄糖水平有關。[8]

閱讀全文〈以褐色脂肪組織和寒冷來對抗肥胖〉

有炎症是否確定代謝肥胖和非肥胖成年人的健康狀況?

背景:炎症是一個潛在的聯結機制,肥胖和心臟代謝風險。代謝健康的肥胖和非肥胖人士的炎症標誌物存在有限的數據。

目的:本研究的目的是探討代謝健康和不健康的肥胖和非肥胖成人之間的差異,定義使用一系列代謝健康定義,在何種程度上與一系列的炎症標誌物。

設計:橫斷面研究包含2047個年齡在45-74歲的男性和女性參與了這項研究。參加者被列為肥胖(體重指數≥30千克/米2)和非肥胖(身體質量指數小於30千克/米2)。新陳代謝的健康狀況被定義使用現有5個基於一系列的心臟代謝異常的代謝健康定義。血清急性時相反應物,脂肪細胞,炎性細胞因子,白細胞計數的測定。

結果:根據定義,代謝健康的肥胖和非肥胖人士,有較低的補體成分3,C-反應蛋白,TNF-α,IL-6,和纖溶酶原激活物抑製劑1,有較高的脂聯素水平低濃度和白細胞細胞計數減少,相對於代謝不健康者。Logistic 回歸分析發現代謝健康的肥胖有較低水平的補體成分3(勝算比[OR值2-3.5),IL-6(ORs 1.7-2.9),纖溶酶原激活物抑製劑1個人之間的可能性更大(ORs 1.7-2.9),和白血球細胞(ORs,2.1-2.5)和脂聯素濃度較高(ORs,2.6-4.0)。

結論:有利的炎症狀態與代謝健康呈正相關,肥胖和非肥胖的人。這些研究結果對公眾健康和臨床意義在篩選和分層基礎代謝健康型,以識別那些應制定適當的治療或干預策略,尤其是對最大的心血管代謝危險者。消息來源

孫銘聰醫師comment: 【肥胖=不健康】,似乎已經慢慢成為大家的觀念,但是有沒有肥胖的人,可是他們相對比較健康的呢?其實是有的,也就是”metabolically healthy obesity”(代謝健康的肥胖者),這是指身體質量指數(BMI)在30以上,但卻沒有代謝症候群的因子,我們來回顧一下關於國人常用的代謝症候群的五項因子與定義吧~

腹部肥胖 男性腰圍≧90cm(約35吋)
女性腰圍≧80cm(約31吋)
高血糖 空腹血糖值≧100mg/dL
高血壓 血壓≧130/85mmHg
高三酸甘油酯 ≧150mg/dl
高密度酯蛋白膽固醇 男性<40mg/dl、女性<50mg/dl

以上所列五項因子若有三項或以上及定義有代謝症候群,若有代謝症候群則有相對於沒有的人更多的併發症,包含6倍的機會得到糖尿病、4倍的機會得到高血壓、3倍的機會得到高血脂、2倍的機會有心臟病及中風,可是相當嚴重的問題,可是卻常常被國人所忽略。

回過頭來講代謝健康metabolically healthy吧,基本上來講,是指沒有代謝症候群者,當然大多數是體重正常者,但也有肥胖者(BMI>30),但是卻沒有代謝症候群的,也就是上述”metabolically healthy obesity”(代謝健康的肥胖者),很難想像嗎?看看下圖想想看

這兩位先生的BMI都是一樣的,但是左邊的是健美先生,右邊的則很福態,那到底這兩個人的健康狀況會是一樣的嗎?答案也很明顯,絕對不一樣,左邊的健美先生身體重量大多是肌肉,右邊的福態先生身體重量則多是脂肪。

除了代謝症候群的有無之外,炎症反應也代表了體重情況,最近的研究多指出肥胖者的脂肪組織,會類似一種內分泌器官,分泌了許多發炎因子,如上述研究的補體成分3,C-反應蛋白,TNF-α,IL-6,和纖溶酶原激活物抑製劑1等,而這些發炎因子也對健康產生相當多的不利影響,這個研究比較特別的是同時指出代謝健康metabolically healthy者,包含肥胖和非肥胖人士都有較佳的炎症狀態,也就是說未來也許除了代謝症候群的五項因子,來分別健康與不健康者外,之後也許也可以藉由不同的炎症狀態,來分別健康與不健康者。

步行上班可降低肥胖、糖尿病與高血壓的風險

8月6日(星期二)(HealthDay新聞) – 

根據一項新的研究,人們走路上班的人是降低40%的機會發展為糖尿病和降低17%的機會發展為高血壓,相較於開車上班的人們。研究人員分析了來自20,000英國居民的數據,以分析他們前往工作的方式是如何影響他們的健康。

步行,騎車和使用公共交通比開車或乘坐出租車的體重超重風險低。騎自行車上班的人降低一半左右機會有糖尿病,相較於開車上班的人。

該研究還發現,19%的人使用私人交通工具 – 如汽車,摩托車或計程車 – 去上班者較為肥胖,相對於15%用走路上班者,和13%騎腳踏車上班者。消息來源

 

 

孫銘聰醫師comment:上次講了非運動的活動誘導的產熱,這回剛好有個研究來說明為什麼每個人的體型都不太一樣,每個人習慣日常活動的方式都不一樣,包含如何上班,當然上班距離會影響自己選擇的交通工具,可是使用的是越方便、越不需要動的交通工具,體重超重的風險越高,距離遠的時候還是有大眾交通工具可以選,不一定要開車,大眾交通工具的終點通常離目的地還有一小段距離,可能還要轉車,或者最後再走一段路才會到,還是比直接開車前往的活動量大,積少成多還是有一定的活動消耗熱量。在花蓮大多數人的通勤距離可能都很遠,開車的機會可能很高,但是這樣就沒辦法運動了嗎? 那倒未必,大家有想過停車的問題嗎? 停車可能可以停得很近,停在店門口並排停車或停在店門口摩托車外側就下車買食物或辦事情,也可以停到稍微遠一點的地方,不會妨礙到道路通行處,然後走過去。或者是本來要在花蓮市區的繁華地段辦事情,道路旁要收費停車處停車,改停到稍微遠一點的地方,不用收費的停車處,再走過去辦事情,以上方式也是開車時可以多點運動的機會,不會因為停車妨礙到道路,或者可以省點停車費,一舉數得,最重要可以減重與減少糖尿病、高血壓的風險,何樂而不為呢?

以產熱為基礎來介入肥胖

肥胖相關的產熱

有些人有能力顯示適應性產熱,防止體重增加儘管增加能量攝入。同樣,其他人有能力保持自己的體重與較少的熱量攝取量,至少在短期內。這些代償性代謝過程是漸進的設計,以保持健康的體重。因此,維持體重與能量儲存和開支的代償性改變。[57]

主要有兩種類型的熱作用:運動相關的生熱作用 exercise-associated thermogenesis(EAT)和非運動的活動誘導的產熱nonexercise activity-induced thermogenesis(NEAT)。食物熱效應是由胃腸道對食物的消化過程中釋放出的能量。消化道相關的食物熱效應是NEAT一部分,佔日常能源開支約10%,這似乎是相對穩定的。[39]的平衡能量消耗與活動相關的產熱,其中既包括運動相關的產熱和NEAT。

雖然代謝相關的產熱是相對穩定的,從人到人,NEAT每天可以差2000卡路里。因此,對於兩個人相似的身材,在日常生活中的能量消耗的差異可以有顯著的不同。此可由不同的人反應特質相同的能量限制飲食來解釋。[31] [58]在生理方面,這是由自適應能量消耗的變化[57] 影響食物攝入量的差異,此重要性超過體重。消息來源

孫銘聰醫師comment: 有人說喝水吸空氣也會胖,其實也不完全是空穴來風, 閱讀全文〈以產熱為基礎來介入肥胖〉